可恶的keropok

闷热+食欲的夏季里,路边摊的锅子里,一条条keropok在黑黑的, 滚烫的油,优游的泡着Spa,包着头巾的妇人,用长长的筷子, 把不要命的keropok,一条一条的夹起,甩在盘子上, keropok惊呼,呼唤着我为他赎身,禁不起良心的呼唤,我着魔似的掏出 了钱包,就酱,钱包轻了点,手上就多了包东东。。。暖呼呼的他,让我禁不住 诱惑,轻轻的吻上了他,当欲望来时,你会恨不得把他和你融为一体,就酱, 他已经在我的胃里翻滚着了。。。 噢,热情如火的他,经冲上了我的喉,然我再也出不了声,就连笑也是男低音, 我想,它占据了我。

Read Article →